老虎机奔驰宝马版规律: 刘伯承一地设伏两次,连环伏击日军

刘伯承“反常用兵”精妙取胜——

一地设伏两次,连环伏击日军

■张庆国

1937年10月25日,时任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挥师晋东,指挥打响了七亘村伏击战,创造了在同一地区连续两次设伏的经典战例,充分体现我党游击战方针的正确性和八路军的顽强作风、战斗勇气。

据咽喉之险的地形选择。选定地形是伏击战的重要决胜因素。刘伯承选择七亘村作为129师进军晋东的第一处伏击战场,绝非偶然。七亘村位于山西省平定县东部,是晋冀两省接壤处太行山脉中部的地理要冲,也是井(陉)平(定)小道的必经之处。从兵要地志上看,古时“太行八陉”之一的井陉,有两道大门可以穿太行山进入山西平定,北门是娘子关,南门就是七亘。从地貌特征上看,七亘村四面环山,沟壑纵横,峡谷陡峭,道路奇险,素有“龙虎环抱”之称,是历代兵家屯兵设卡要地。抗战爆发后,日军要从河北进攻山西平定,就绕不开七亘村这个咽喉要道。

七亘村伏击战前,刘伯承曾亲自实地察看地形,发现七亘村附近山路宽不足2米,路南地形大部分为高约10米的土坡,路北是几十米深的山沟,是设伏的理想战场。当天,我军获悉日军第20师团已向平定方向急进,其辎重部队1000人还在距七亘村10公里外的测鱼镇宿营。刘伯承综合地形勘察和敌情通报后指出:“七亘村是测鱼镇敌军通往平定的咽喉要道,日军明天一定经七亘村向前方运送军需物资。送到嘴边的‘狗肉’,一定把它吃掉!”我386旅772团3营充分利用地形,把主要兵力埋伏在山道南侧四五十米处的土坡上。26日上午9时,我军放过先头100名日军警戒部队,待敌辎重部队进入伏击区、后方掩护部队尚未跟进时,居高临下发起突然袭击。日军遇袭后猝不及防、死伤一片,各类军用物资把狭窄的山道堵得严严实实,兵力无法展开、火力不能发扬。我军随即冲进敌群展开肉搏战,采用拦头、截腰、堵尾的战法,把敌人截成3段。日军辎重部队进退两难、无路可逃,在狭窄山路上自相践踏、跌落山沟。至11时左右,日军除一部逃回外,其余300余名均被我军歼灭,损失骡马、骆驼300余匹及全部军用物资,我军仅伤亡10余人。

七亘村大捷纪念碑。

反用兵常理的指挥艺术。《孙子兵法》指出,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”。刘伯承运用这一军事法则时,不是一成不变地照搬照套,而是视实际情况灵活决策。第一次七亘村伏击战胜利后,我军本应迅速撤离,另寻战机。刘伯承却分析指出,日军第20师团正向平定进犯,急需军用物资,在他们打通正太路以前,仍然只能走七亘村前送补给。同时,敌指挥官熟悉中国古代兵法,对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”“不得遵常”等条文也有了解,很容易得出我军不会在此地二次设伏的误判。基于以上情况和分析,刘伯承对“用兵之法,贵在不复”的兵家常理反其道而行之,在七亘村再次设伏。

27日,测鱼镇日军一面派部队到七亘村搬运尸体,一面调整力量,准备继续运送物资。为迷惑日军,刘伯承故意让772团主力佯装撤退,给敌人造成七亘村无兵把守假象。事实上,我军待敌人收尸完毕后,仍以772团3营继续在七亘村设伏,只是“不变中有变”,把伏击地点改到第一次伏击地点西侧,利用七亘村南山的土坎、沟壑、草丛等地形隐蔽埋伏。28日,日军以100余名骑兵、300余名步兵掩护辎重部队经过七亘村。当日军骑兵通过改道庙到达营庄,辎重部队刚刚进入我军伏击圈时,我伏击部队发起突袭,日军被打得人仰马翻,损失兵力100余名、骡马数十匹,我军仅伤亡20余人。七亘村之战,创造了连环伏击战的战场传奇,堪称活用兵法的经典战例。战后,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对这次“反常用兵”赞叹不已,称赞刘伯承将军“重叠的待伏”是个奇迹,是“兵家所忌”的一次大胆而巧妙的用兵,称赞“游击、游击,打出了奇迹,还是八路军机动灵活的战术好,接连打了两次大胜仗”。

制强敌而胜的勇猛突袭。七亘村伏击战的成功,还得益于八路军386旅指战员的作战经验、过人胆识和战斗意志。386旅改编自红四方面军31军,包括旅长陈赓、772团副团长王近山在内,很多人都是经历过长征的红军骨干,在土地革命战争中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,敢于并且善于打近战、伏击战,即使面对装备精良的日军也毫不胆怯。刘伯承回忆说,772团七亘村两次战斗,均由纵深转到伏击地带突然冲锋,在2小时内英勇坚决而干脆地解决战斗。《386旅抗战五年的总结》一文指出,我军在七亘村胜利的成功经验之一,是“沉着隐蔽突然干脆”“我伏击地离敌仅40米,机枪阵地离敌仅20米,未被发觉。我机枪一响部队即开始出击,手榴弹、刺刀同时动作,投入白刃格斗”。

历史记载,在七亘村第一次伏击战中,772团12连4班战士、共产党员杨绍清冲在最前,与迎面围上来的7名日军拼刺刀,在负伤3处的情况下,刺死6个,刺伤1个,夺枪3支。一位无名战士用枪托和敌人拼打搏斗,负伤5处、鲜血沾满全身仍不下火线,硬是扑上去击毙日军军官。在第二次伏击战中,面对日军行进中的火力侦察和警戒搜索,我设伏指战员沉着机智、危而不动,直到战斗打响前一刻也没被敌人发觉,展现出过硬的心理素养和伏击经验。七亘村两次设伏取胜,不仅有力打击日军嚣张气焰、支援忻口会战正面战场,也彰显了我党我军的抗战决心和意志。八路军不怕死的顽强战斗作风,迅速在太行山群众中传为美谈,为建立太行山革命根据地奠定了重要基础。

(作者系辽宁省军区盘锦军分区司令员)


责任编辑: 闫小芳